_.Back to Innocence._ -*站内图文勿未经同意转载*-
十日旅途后续章节 CHAPTER 06[更新至CHAPTER 06]
CHAPTER 06 [*SPECIALLY ADDED]


“медленно,
медленно,
медленно,

到底是何等的事物能使这盛气凌人的步伐低缓,这戎装的少女啊,什么在吸引她的视线,使她如谦逊的信徒般踱步,这纯粹的女士……”

酣醉的诗人以指尖轻叩樱桃木质地的台面,而伴随这诙谐的节奏作响的,是带着酒精气息的含糊字句,却像是在为熟知的友人歌唱。尚残留于胃部的辛辣,使他自然而然地扯高了浑厚的嗓子,即使他的行为并非一名合格的绅士所为,然而这率真的音符,也足以令衣冠楚楚的歌唱家们瞪目结舌了。

她,究竟也是不安分的少女,她似乎对这惨淡的苍白中依然葱茏不止的翠色有着天生的迷恋,竟也少有地放慢了她疾速行进的步履,纯粹而高傲的女士,Россия。


“早安先生,请原谅我无意的打断,但至少请允许我期望您能度过美好的一天。”别在年轻列车员领口的镀金装饰品,俄语字母形状的职员标志在日光下泛起耀眼的光泽。
“然而,”正色的年轻人并没有停止他的发音,“我必须满怀歉意地告知在座各位可敬的先生们,由于轨道的积雪,Россия,即本乘将停止行驶一段时间,但是请不必为期间的物质供给感到担忧,所有条件将维持原状。”

“感谢您的告知,先生。”深紫瞳色的斯拉夫人礼貌地注视着黑色帽檐下那双谨慎的眼睛。

“来自东方的先生,这是您的信函。”伸出微红色泽的手,正襟的东方人接过躺在对方洁白手套上的精致信封,“谢谢您。”他不会忘记这一点。

显而易见地,这位职员先生并非健谈的人——在点头致意后,他便一言不发地退出车厢,然后关闭厢门——他的动作是那么轻巧,以免发出恼人的多余声响。


“亲爱的先生,女士们,”拆开带有浮雕式花纹的纸封,满载疑惑的东方人小心翼翼地朗读着那优雅无比的俄语书写体,“在下谨献与各位最忠实而诚恳的邀请……”

“请宽恕我的打断,”斯拉夫人的眼神如湖水般宁静,却又泛起笑意的涟漪,“如果我没猜错,它的发出者应当是科马罗夫斯卡娅夫人,这位女士,热衷于邀请一等厢的客人们参加她举行的沙龙聚会。”

“然而您却没收到邀请函,先生?”他用乌黑的眸子注视着对方,其中有着细小的好奇。

“……如果您在询问我的话,那请让我告知您,前往工作地点是不需要邀请的。”他将眼角微抬,“您难道忘记了,在下是本乘最不敬业的医师吗?”

“……”他似乎希望避免过于夸张的表情出现在他平静的面容之上,然而由唇角逃脱出来的浅笑却出卖了它东方出身的主人。

“我将与安東寧娜守侯在宴会厅左侧的备用休息室……我的意思是,如果您有兴趣,我们期望您的到来,但愿它不至于破坏您充盈的兴致……”斯拉夫男人继续说道。

“谢谢您,但愿不至于妨碍您的事务。”他微笑地回应着,他的眼神却依然静谧无比。”



轻敲以植物纹路为装饰主题的木制隔门后,黑发的年轻人推下金属质感的门把。

“噢,这是王耀先生不是吗?”端坐于圆桌前的金发女士起身,致与向来访者带有惊喜色彩的问候,“欢迎您的到来。”而她身旁的医生先生则友善地向他点了点头。

“您好,阿尔洛夫斯卡娅女士,以及布拉金斯基先生,感谢您们的宽容。”他温和地回礼,夹杂着东方色彩的羞涩。


铺整全室的以金黄丝线刺绣点缀的羊毛地毯,供阅读书籍使用的小巧的暖色调照明壁灯,以及宽大的活动空间(好让那些好谈论的客人不至于过于拘束)……如此的设置,令休息室,这个对于个别人士而言异常重要的小地方,有着不亚于它的姐妹,大宴会厅的魅力和功能,然而对于他,依恋着静默的东方人,他无疑将选择此处,不带一点犹豫的踌躇。

“听,着华衣的舞者可要迈开步子了。”守侯于玻璃隔墙前,脱去厚重外套的斯拉夫人轻声说道——仅以单薄的墙面和蜜糖般棕黄色泽的半透玻璃作为阻隔,能使另一面,也就是宴会厅喧嚣的华彩乐音得以轻易跨越而来。

规律而轻巧的节奏,弦乐与鼓点如步伐一致的仪仗,而有着奥斯曼音色的双簧管则是队列中善变的女中音,而从她唇间吐出的旋律,却优雅无比,直见她在行伍间喜悦的旋舞。

“……是‘La Volta’…我亲爱的姐姐,您可认得这节拍?”他回眸的一刻,东方人再次发觉到了只属于孩童的笑靥,那洁净的紫罗兰,而端庄的女子则不失仪态欢地将愉的笑容以手遮掩 。

“你打算如何做呢,”她的语气带着一丝戏谑,“像以前一样吗,我亲爱的万尼亚?”



“放松些孩子,有什么能比这更简单的呢?” 阿尔洛夫斯卡娅夫人爱怜而温和地拍着少年细微颤动的肩膀,并怂恿似的轻推了一下。

“不……恐怕我会令可怜的冬妮娅受伤,夫人……”诚然面带担忧的夫人对于这孩子战战兢兢的话语,似乎感到不可理解,毕竟舞蹈或许算是最令人欢喜的行动之一了。

“……万尼亚,听着我的话去做就可以……”少年的姐姐,立于其前的蓝眸少女,正低声安慰着对方。

“听好了,将你的手放在我的腰线上,每次顺着步子数六下,1,2,3,4,起,下。”她努力地解释道。
紫瞳的少年点了点头。

“请乐师先生,La Volta !”

一致的节拍,一致的响板,与少年双臂的动作对应的,少女拂动着轻盈的百褶裙摆。

屈膝,邀礼,然后在半圆的舞点轨迹中心相遇,

指腹触上柔顺质感的刺绣纹路——那是少女束于腰间的裙带,少年凝视姐姐的眼睛,他似乎过于拘谨,以致于动作有些生硬。

1,2,迈开,3,4,追上节奏,5,少女借助对方的肩膀腾空跃起,6,脚尖落地。

他们一直旋转,直到观坐于前的阿尔洛夫斯卡娅夫人将利落的掌声响起,她带着喜悦却不至于失去淑女姿态的笑容……



“王耀先生,请问您可对这活跃的节奏感兴趣吗?”斯拉夫人注视着那柔美的轮廓,纵使它被蒙上一丝不解的色彩。

“噢,万尼亚,我亲爱的兄弟……”漂亮的斯拉夫姑娘略嘲讽地笑着,“你难道……”

“如果您的想法和我相似的话,冬妮娅,”他循着姐姐的语气,他似乎乐在其中,“没有您清脆的拍子,叫我如何将每一个步子踏准呢?”

“但是,王耀先生……”她有些担忧,却又为弟弟的行为感到善意的无奈。

“那么先生,您愿意尝试一下吗,‘La Volta’?”他礼貌地试探道。

“但是先生,我并不懂得哪怕一点它的技巧……”对方却抛来了惯有的忧虑。

“没关系,我亦,没有技巧可言。”斯拉夫人的语气似乎带着一丝鼓舞,“您跟随我的动作就可以,听着我的提示……”

“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了。”他又补充道。



偌大而充满浮夸装饰的空间由仅有的三人分享,似乎有些匪夷所思,然而如此,看来也不错。

“那么现在,请允许我扶住您的腰,而您不需要这样做,先生,然后请与我用相同的步法跳跃……”当这位熟悉的东方人以一种极短的距离站在其前时,斯拉夫人才发觉面前的人甚至比姑娘更加瘦小,即使以数层衣物的布料为隔,他身上的线条依然十分精巧。

循着斯拉夫姑娘所发的节拍,他们踏起活泼的舞点——些许不安的东方人似乎因犹豫而显得有些笨拙,而他跟前的高大的斯拉夫人则试着迁就对方的舞步——如此虽不足透露出文艺复兴时期的光彩,却也可被宽容地称作“优美”。

“现在,请扶上我的肩胛,跳起。”

腾空跃起,乌黑的长发在温暖的空气中划出柔和的弧线,轻巧落下。他用清灵的紫色捕捉着对方的每一个生涩却优雅的姿态。

“Девушка”,不,他需要更确切的形容。

终于,他们在璀璨的水晶吊灯下停息脚步,那是地毯涡形花式的中心。

“您说得对,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它更加简单的了。”东方人醇美的声线带着笑意,他的微笑很美。

“感谢您对我任性请求的纵容。”斯拉夫人诚挚地低头致谢,如同每一个温和的绅士般。



推开巨大的桃木门扉,身着燕尾服的侍应生引领着迟到的客人进入宏丽而喧嚣的殿堂,爽快淋漓的介质碰撞,来自男士们满载甘琼的香槟杯,而肆意的嬉笑,则出自浓妆粉饰的贵妇人之口。

“噢,晚上好,我所期盼的女士和先生们。”站立于舞台中央的,是主导聚会的女士,科马罗夫斯卡娅夫人,她有着明亮的嗓音以及西方色彩的发音,“请尽情享受此处的一切欢乐,请跟随音乐舞动起来,为‘Россия’而欢呼雀跃吧。”伴随她话语的,是不止的掌声。

乐团指挥再次抬起双手,异样沉重却不失激昂的前奏便由锃亮的金属中释放出来。

传统色彩浓重的旋律,只属于俄罗斯人的舞曲。

顺应音符的谨慎行进,稍年长的蓝瞳女子,安東寧娜,轻挽兄弟的肘臂,越过略显拘束的客人——此刻那些高傲的人们,也不得不退后他们浮肿的身躯,屏目而视。

脚尖轻点,如同跳跃于乐谱上的华彩;而后,是暂时的静默,男人将手收于身后,女士则用白皙的指尖将裙摆的轻纱握起。

当可爱的女高音——弦乐组以及木管开始歌唱华丽而循规蹈矩的旋律时,年轻的斯拉夫姑娘循着它活跃的节拍旋转起来——她巨大的裙摆描绘着精美的曲线,如同风拂起波浪般自然,而她所环绕的斯拉夫小伙子,则用灵巧的双腿轻扣跟下的桦木,那是短小又俏丽无比的声响,如同伴随乐音而来的铃鼓声般清脆。

他们是生而能歌善舞的民族,在场的人们也随之舞动,却不带一丝羞涩,毕竟他们天生如此。

忽而闯入的,是短笛和小提琴放肆的放声鸣叫,那瞬间坠落的数百个装饰音,接而汇集为迅速发展的涡流——“男人和女人都必须疯狂地跳起来!”它们高昂而近乎歇斯底里地命令着。

此刻,所谓的“淑女”或“绅士”似乎已躲藏得看不见踪影,尽情跳跃的舞者似乎也忘记了他们那正被礼服约束的身躯,他们伸展着,高高跃起,不顾华贵的珠宝饰物已洒落一地,他们仿佛只剩下灵魂,那高傲而豪放的,属于游牧民族的魂魄,它们放声歌唱着,吐着最热烈的旋律。

当它们,这轻浮却令人狂热的乐音终究戛然而止时,欢呼的声响几乎足以冲破浮雕点缀的天花,

“万岁,Россия之夜!”他们齐声呼喊道。


[TO BE CONTINUED]


相关的解释:
1.关于文中没有给出翻译的俄语单词:“медленно”,slowly,缓慢地,指列车缓慢前进。
“Девушка”,姑娘。

2.关于“La Volta”:它是起源于意呆家文艺复兴时期的一种较为古老的双人舞步,富有表现力的,且节奏优美,跳这种舞时比较突出的特点是女士会在男士的协助下腾空跃起,另外,“La Volta”的舞曲几乎都为同一旋律的变奏。

3.关于结尾的露家传统舞步的灵感,来源于这首交响舞曲,Red Poppy, The, ballet, Op. 70- Russian Sailor's Dance [俄.罗.斯水手舞曲]。(对我在网上找不到它……T T)



Posted by Christine.Seth
comment:0   trackback:0
[A.P.H-露中-RuCn